当前位置:正文

楼厉凡才发现那牌子的铁杆

admin | 2020-06-05 15:29 浏览数:
这里是变态云集的拜特灵异学院,九月开学。这里从外观上看来和其他的普通学校并没有什么不同,普通的校门、普通的教学楼、普通的宿舍、普通的学生……开学的那一天和别的学校一样,都是热闹非凡,不过,在这里引起“热闹”的,却不是普通的“东西”……楼厉凡拖着一只大箱子,出现在拜特灵异学院门前。这所学校在他来之前就有耳闻,由于校长奇怪的癖好,把学校建在了深山之中,而且据说是在“鬼门”上面!所谓的鬼门,就是人界和灵界相通的地方,是人界死气最重的地方,而它开口在灵界的那一端则被称之为“生门”,是灵界中生气最重的地方。在这种地方盖校舍,真是个无比大胆又变态的决定!在其他地方的话,灵感很轻的人是不可能感应到鬼的,而灵感重的人就能轻易地感应到。可是在鬼门附近,灵感重的人反而会感觉不到(这被称之为灵感麻痹症状)或者是感觉轻微;而灵感轻的人却经常被鬼压、被鬼追……所以在这里,会受不了而退学的学生,基本上都是灵感过轻的,这也算是淘汰选拔学生的一种方法吧。楼厉凡四下看了看校门的布局,觉得有些奇怪。他之前所上的那些灵异学院在校门口都会布有结界,因为灵异者聚集太多的时候,会出现灵感反冲的情况,就是灵感之间互相干扰,导致气机紊乱,这对教学可没什么好处。如果是中高级的灵异者就不会有问题,可是在灵异学院中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初级的……为了防止这种情况,一般都会以学校内外的建筑、树木或者符咒建立庞大的结界系统,来梳理灵气气机。可是在这所学校中,他感觉不到任何结界的存在。难道会是校长的疏忽吗?如果是新学校还有可能,这所学校可是建立了四百多年的老资格,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不过这个学校虽然久负盛名,可听说校长却是一个大变态,那种混乱,说不定就是他想看到的……他和其他学生一起往校门口走去,他发现在经过校门口地上那一条黄线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显得小心翼翼,于是再次以灵力探测那里,但是结果还是显示那附近没有结界……他走到黄线旁边,刚刚想一脚踏过线的时候,忽听身后有人大叫一声:“小心!”他来不及收回脚,一股强大的屏障力量猛地升起,金光一闪,他“轰”地一声就被推得倒飞出去。感应结界!他撞到了身后的东西,接着某种生物惨叫一声,被他结结实实垫在了身下。所谓的感应结界,就是指只能感应到某种程度以上或者以下灵感的结界。一般是在特殊情况下,用来阻止灵感过高或者过低的人进入结界内部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从刚才那一撞看来,这个结界是低级结界,也就是阻止灵感过低者进入的结界,这么说来的话,这里没有防止灵感反冲结界的原因就在于这里!它根本不允许无法控制自己灵力气机的人进入,当然就不需要那东西了!这里的校长真是独具匠心呢……怪不得在全世界的灵异学校排名中,这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楼厉凡托着下颚,陷入沉思……“对……对不起……你……思考完了……吗……?”非常颤抖的声音从楼厉凡屁股底下传出来,他这才想起自己下面还压着一个人。他不慌不忙地站起来,看着被自己压倒的高个儿青年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似乎还听得到他被自己压到的腰骨发出卡卡的声音。“对不起。”他慢吞吞地说。那个是个很英俊的青年,尽管被他压得脸都快变形了,却并不为此而生气,只是微笑了一下,回答:“没关系。”“刚才……是你提醒我小心吗?”楼厉凡问。青年笑着点头:“可惜我发现得太晚了,否则你一定不会被摔出来。”楼厉凡看了一眼青年,没有说话。灵能者在一起的时候,本能地就会去探测对方的能力深度和性质,如果相反或者差距太大,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很深的交情,不过当然也有例外。刚才楼厉凡在说话的时候已经扫过了青年身上全部的灵能源,发现自己居然不能测出他能力的范畴。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只能有两种解释─一是这个人的能力实在太低,在普通人的百分之十以下,让人感应不到;二是就是他的能力实在太高,高得让他无法接触……当然不可能是前者,出现在这里的人都不可能是前者。这对楼厉凡来说,可是一个很奇怪的概念。在他出生的那天,身为灵异界一员的父亲,就曾经抱着他狂呼楼家出了一个灵异天才,在之后的这么多年里,他的灵能也的确比其他人增长得更加惊人。就连灵异协会的会长也惊叹,若是再过几年,连自己都不是他的对手了。因此会长建议他的家人,将他送入相当于普通学校研究生部的拜特灵异学院。所以这样一个会比他的灵能高出这么多的人,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就像前面讲的,一般人对与自己差距太大的人是不会主动结交的,可是楼厉凡不同,他不是“普通人”,于是他主动对青年伸出了手:“楼厉凡。拜特学院一年级新生。”青年也微笑着伸出手:“霈林海,也是拜特学院一年级新生。很高兴认识你。”“我预言你会给我一爪……”一股阴森森的感觉,从身后无声无息地袭来,楼厉凡本能地一回身,五指抓向对方面门:“何方妖孽……啊!”他硬生生收住了自己的势子。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女孩。是那种个子特别高、身材特别瘦、裙子特别长、头发特别飘、晚上出去特别容易引发伤亡事故的女孩。不过虽然她拥有普通人称之为“鬼气森森”的特质,但其实她本身并没有任何鬼怪的气息,只能说是个怪人罢了。此时的她,正抱着一个本子记着什么,嘴里还念叨着:“预言准确率到现在为止81.25%……我叫天瑾,楼厉凡和霈林海你们好。”即使是打招呼,她的头也没有抬一下。霈林海毫不在意地回应:“你好!”楼厉凡没有反应。天瑾抬起头来,苍白的脸上那一双黑色的大眼睛,很恐怖地盯着楼厉凡:“难道你不叫楼厉凡……”“不,我是。”楼厉凡慢吞吞地回答。但是他不喜欢跟这种奇怪的人打交道。只是现在的楼厉凡还不知道,在他踏入这变态云集的拜特学院之后,还会跟多少变态打交道……天瑾又低下头记:“遥感准确率92.74%……”记完之后,她又像来的时候一样,无声无息又阴森森地飘到别的人身边。“我预言你会……”“哇─!我的妈呀!”“……”楼厉凡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霈林海倒是对这种事情似乎司空见惯,全没把那女孩的事情放在心上,他看看楼厉凡的大箱子,笑道:“这么大的行李,你一个人拿着很辛苦吧?我帮你好了。”不等楼厉凡说话,他已经弯下身体捡起了箱子,表情却不知为了什么而微微一变。“……封印……?”楼厉凡的内心也相当惊愕,这箱子是妈妈为他特制的,似乎在上面增加了一层念力或者符咒一类的东西,非经主人同意,他人根本无法碰触,可是这个人却这么毫不在意地拿起来……可惜他永远都是那种一零一号脸,否则那表情肯定有趣得很。他不知道的是,楼妈妈其实在那上面加上的不是普通的东西,而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平常人根本就不会用在防盗上面的符咒……“走吧!”霈林海拖着箱子,和楼厉凡一起往那条黄线的结界走去。刚才楼厉凡之所以会被弹出来,是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在不用的时候,把全身所有的灵力蜷缩起来,在接触黄线的时候,他根本就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两样,如果不被弹出来那才见鬼了。这一次他将灵力放开到最高限,很轻易地就过去了。霈林海自然也是一样。过了结界,他又想将灵力蜷缩回去,霈林海发现了这一点,立刻叫道:“不行!继续放开!”正欲睡去的灵力“刷”的一下又伸展了开来。楼厉凡不解地望着他:“干嘛?”霈林海道:“这个结界不像其他的感应结界,只限制在结界线的附近,而是被圈住的全部范围之内都有感应,如果你的灵力一旦低于某个限度,不管你在哪里都会被毫不客气地扔出去……”“……”真是够变态的!要是总把灵力放开那不是累死人了吗?万一生病或者睡着,难道也要被扔出去吗?楼厉凡没有说话,但是眼睛显现出了他愤怒的情绪。果然是那变态校长才会干得出的事!霈林海挠了挠头,有点困惑地微笑道:“真伤脑筋……难道你都没有看入学通知书吗?”楼厉凡在全身所有的口袋摸了一遍,终于摸出了一张已经皱巴巴的纸。通知书上半部分的眉栏中,填写着楼厉凡的姓名、年龄、性别等等,下半部分的注意事项中用大大的几行红字,标明了学校门口感应结界和鬼门的事。霈林海将那几行字指给楼厉凡看,楼厉凡摇了摇头。“这种东西我没有看过,通知书来之前的半个月我姐姐就已经预感到,所以通知来了以后我一眼也没看……还是你觉得我那时需要看这个吗?”霈林海无言。拜特学院的占地面积非常之广,不过有围墙的部分只有学校的正门而已,侧面和后半部分全部是由大片的森林围合而成的,结界也有设在做围墙之用的森林树木以及溪流之上。看来,结界是将整个山脉都包围进去了。在前面说过,这个地方是鬼门的所在地,鬼门所影响的范围,恰恰就是这个拜特学院的范围,楼厉凡不禁稍微有些怀疑这所学校其实就是在封印鬼门……然而在他见到那个拜特学院的校长之时,他就不再那么想了。拜特学院的校长室在学校中心教学楼的最高层─第一百四十七层上,没有电梯。本来和霈林海一起从校门口走到学校中心就已经很累人了,到了这里居然还要爬那么高的楼!那不是要人命吗!要不是霈林海帮他把那个大箱子存放在一楼专门的储物区内,提着那么重的东西上去肯定会死人的!果然是变态的校长啊!两个人互相扶持着,和其他来报名的人一起气喘吁吁地爬上第一百四十七楼, 铁算盘一句解一码等爬上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站不意外地看见上面有百十来个学生都瘫倒在那里, 管家婆精选资料八码中特谁也不想动, 精选四肖八码中特不过为了不要堵住后面的人,他们还是很努力地挪挪身体,不全都挤在楼梯口那里。他们两个总算没有跟那些人一样倒下。对霈林海来说,似乎负担并不是很重,所以没倒下并不奇怪,而楼厉凡则是因为很讨厌和那么多人一起躺在满是灰尘的地上……简言之,他就是死要面子。一百四十七楼上是一个整个的大厅,什么办公用具和家具也没有,只有在离楼梯口没多远的地方─也就是在另一边的角落里,有一个小房间,旁边有一个用铁杆钉着的铁皮牌子,上面写着“校长室”,旁边画了一个似乎是蝙蝠的东西,就像小学生画的一样粗糙。走近了,楼厉凡才发现那牌子的铁杆,竟然是被硬生生地插进水泥地板,不由微吃一惊。难道会是那个变态校长……勉强支撑着还在发抖的大腿,楼厉凡跟着霈林海往校长室走去,不料刚走几步,便忽然被后面冲来的一股力量猛撞到了身上。“让开让开!我们还有事!让我们先报到!”四个年轻人又喊又叫地拨拉开挡在身前的人,向着校长室横冲直撞地去。整个楼层的人都非常惊愕地看着十分有精力的他们。楼厉凡身上几乎一点劲都没有了,被这么一撞,自然是将撞击力都卸在了霈林海身上,霈林海啊了一声,看来被撞得蛮痛的。不过他并没有抱怨,只是稳稳地接住了楼厉凡身体。校长室的门在那几个人跑到那里的时候就自动开了,等他们进去之后又自动关上。“真奇怪……”霈林海说。楼厉凡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当然不是门,而是那几个人的精力─爬了一百四十七层楼,正常人的话还能有那么大的精力吗?不过那个房间看来虽然神秘,却毫无隔音,可以很清楚地听见里面传出的对话声。“你们几个,叫什么名字?性别?年龄?超能力?灵力几级?”发问的声音好像被捂在了一个很厚的东西里,分不清是男是女是大人是小孩的声音尖细地挤出来。“我,罗天舞!男,二十岁,能力是诅咒。灵力59hix!”“我,苏决铭!男,二十岁,能力是徒手次元洞。灵力60hix!”“我,乐遂!男,十七岁,能力是水净。灵力55hix!”“我,公冶!男,十八岁,能力是符咒。灵力52hix!”这里虽然是灵异学校,但同时也是一个超能力学校。因为一般拥有灵感力的人,都会同时拥有一种或者几种超能力,如果应用得法,将会对他们以后的灵异工作发挥很大的作用。他们所说的灵力,是一百年前才开始推行的世界灵力测验标准,最低为0hix,一般灵能师能达到50hix以上,达到一百以上就很了不起了,但这样的人不多,在记录上的也不过有几百人而已。那尖细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桀桀”地笑起来。“你们几个……不会是用了苏决铭的次元洞走捷径上来的吧?”“……”“那么,重来一次好了!”那声音很快乐般说,“记得不要作弊哦……”“哇呀!”“呜哇呀!”只听得几声惨叫,那几个年轻人的身影嗖的一声被从房间之中弹了出去,与楼厉凡和霈林海错身而过,咚咚&地滚下了楼梯。转眼间,层层的楼梯之间就充满了凄惨的哀叫声。楼厉凡和霈林海听着那几个倒霉蛋的惨叫,相视无语。两人一起走到校长室门口,门静静地滑开,两人走进去,又静静地关上了。在外面时他们没有任何感觉,直到走进来才发现,这个所谓的“小”房间其实并不小。因为这里是在小房间的基础上,所开出的另一个空间,整个空间中似乎充满了不知名的东西,又似乎空无一物。在他们的面前,悬空站着一个被黑色的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人旁边悬放着一个办公桌,桌上有高高的几叠文件,其中一叠文件上面悬空竖立着一支笔─就那么立着,新闻资讯没有依凭,就跟那个人以及办公桌一样,空空地站在那里,上下左右,没有任何东西支撑。楼厉凡和霈林海当然也是一样。这大约就是开这个“空间”的人所设立的“法则”,这个空间之内的东西,都是由他的意念支撑,只要他想,他可以在这里做任何可以想像得到的事情。刚才那几个人就是因为失去了他的意念支撑,而被“法则”弹出去的。“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性别?年龄?超能力?灵力几级?”楼厉凡觉得自己没有刚才在外面那样疲劳难过了,他放开了霈林海扶着他的手,答道:“我楼厉凡,男,二十岁,能力是式神、无媒介接触灵体、徒手封印和灵力搜索。灵力85hix.”“我霈林海,”霈林海答道,“性别,男,年龄二十五岁,除灵感力之外全能。灵力未测。”楼厉凡浑身震动了一下。所谓的全能,就是拥有所有这世界所有已知的超能力,即使没有关于灵感力一类的能力,也是非常罕见的了。“灵力未测是怎么回事?”霈林海犹豫了一下,尴尬地挠挠头:“呃……是因为我把所有测量灵力的装置都给弄坏了……”弄坏了!?楼厉凡和那个黑布包裹的人同时吃了一惊。那也就是说,他的灵力比测量装置的最高限─150hix还要高出三个级别以上!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他们在报告的时候,那支笔一直自动地“刷刷”的晃动像在书写,在听见他把装置全部弄坏的时候,也啪嗒一声倒在纸面上,但是很快又站了起来。虽然很惊讶,不过关于这一点,被黑布包裹的人并无意多问,很快便放了他们走。在出门之前,霈林海突然问了一句话:“请问,校长在哪里?报到的时候不是要见校长吗?”那个人沉默了一会儿,用非常颤抖的声音问:“校长……难道我不像校长吗?”光从声音就可以听得出他相当地悲愤,然而霈林海还是很不合时宜地“啊?”了一声。“你就是校长?为什么穿的像变态一样?”楼厉凡来不及去堵他的嘴,那句最不该问的话就已经出口了。“你说谁是变态!”只听一声轰然大响,校长室飞出了两条人影,比刚才那几个人更倒霉的是他们没有滚下楼梯,而是冲向正对校长室楼梯处的那一大片玻璃,哗啦啦几声,他们已经冲向了自由的蓝天。“居然说我是变态……我哪里是变态啊!我哪里像啊!这么酷的打扮可是我想了很久才设计出来的!那个没眼光的居然说我是变态!太过分了!你说对吧─小派?”那句话他是对那支笔说的,一边说还一边靠近它,小派的笔帽上浮现出一大滴汗,好像人一样踉踉跄跄地往后退……被丢出去自生自灭的两个人,就在半空中像纸片一样下坠着,楼厉凡在匆忙之间来不及想许多,一只手拚命地抓住同样下坠着的霈林海,另一手手往空中一挥,大喝:“出来!御嘉!频加!”接着两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从他的掌心之中拉扯着两条长长的白线长鸣着冲出来,在空中形成两条绞扭的线,好像降落伞一般,减缓了楼厉凡二人下降的势子。但是这减缓速度还是太轻微了,这么摔下去纵然不死也差不多会摔成残废。楼厉凡对她们叫道:“御嘉!频加!难道不能再慢一点吗?”长发的女子不满地道:“我们的力量只有支撑您一个人呀!您又抓着一个秤砣,我们当然拉不住了!”短发的女子同意地点头:“没错没错!我们可是娇弱的女孩子呢!”楼厉凡无话可说。这两个女子是他将死灵用灵力幻化出来的东西,也就是式神,但是因为教育失败,导致性格方面非常恶劣,对他这个主人从来都没有一点尊敬的意思。霈林海笑起来,对拉着他的楼厉凡道:“没关系,你放手吧。”“可是我要是放手的话……”楼厉凡的脑中忽然显现出了刚才在校长室时霈林海的报告─全能、灵力未测!他失了一下神,只是那么一下,抓住霈林海的那只手已经松脱,霈林海向下坠落,他却被御嘉和频加拉向半空。“霈林海!”御嘉和频加尖叫起来:“等一下!厉凡!不要分神……”她们的话还没说完,身形已经倏地消失在半空,楼厉凡失去了阻挡的身体,也像刚才的霈林海一样向下坠落……然后,落在一个软绵绵的、气囊一样的东西上。那是空气所组成的托举屏障,楼厉凡就落在那上面。屏障之下,是霈林海微笑的脸。“对了,我忘记你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帮忙。”楼厉凡说。气囊消失,他轻飘飘地落在霈林海的怀里。霈林海正欲张口说什么,周围忽然爆发出了一阵暴风雨般的掌声,还有口哨声、尖叫声。霈林海慌忙放下他,他这才发现他们二人四周居然围满了人,对着他们又是吹口哨又是鼓掌,看来是在敬佩他们刚才从一百多楼上掉下来却没死的壮举。等到他们去拿楼厉凡箱包的时候,那几个被校长扔出去的倒霉鬼,才好不容易滚到了一楼。“都是你!说什么超次元好用!看看!呜……好痛……”“我……我哪里知道还有这么一条啊!又不是要拿猫仙人的神圣水!只是报到而已嘛!呜呜呜……我也很痛啊……”“都怪老妈她们啦!要打什么赌规定我们必须在这么短的时间来回……呜啊啊啊这下完蛋了!……痛……”“一定会被打的……呜呜呜呜呜……”他们哼哼唧唧地呻吟哭泣着,看来等会儿上去的路,会比别的人要困难好几倍吧。按照学校中新生报到说明的指示,他们两个又往宿舍的方向走去。“刚才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奇怪……”楼厉凡说道,“现在才发现,你居然没带任何行李。”霈林海手中提的是楼厉凡的箱子,全身上下并没有其他可能会是行李的东西。“我的行李……”霈林海笑了,“我的行李都是放在这里的。”他空着的那只手在空中挥了一下,在他的指尖所划的那个范围之内,出现了一个不规则的空间洞─就那样一个平面的洞口,侧面没厚度但在正面却有深度,里面堆放着几个大箱子。“这倒是个很实用的能力。”楼厉凡说,“不如把我的也放进去?”“好主意!”霈林海举起那只箱子,放进了洞口里。这里毕竟是灵异学院,这种能力在这里遍地都是,因此他们也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继续往宿舍楼走去。楼厉凡有点想不明白,像他这样一个超能力近乎全能、灵力深不可测的人,为什么还要到这里来上学呢?按照他的能力标准,进入灵异协会当个副会长甚至会长都不会有什么问题,他又是为了什么到这里来?好像看出了楼厉凡心中所想,霈林海挥手关掉空间洞,笑着说道:“不要看我的能力很多,但是就是因为太多太杂了,我自己没办法稳定地控制。比如说刚才从楼上掉下来的时候,你可以在瞬间呼叫出那两个式神,可我就不能在瞬间使空气密度改变。“这次幸亏是从一百层以上掉下来,如果是从七八层掉下来的话,我根本没有时间去做气垫。这种能力可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所以我要在这里学习如何控制这种杂而不精的情况。”楼厉凡沉默地点了点头。他这种解释方法让他忽然明白了过去一直不能明白的事情。他的姐姐们都是拥有多重能力性质的超能力者,但是她们只专门修习关于预感、遥测和灵感等方面的东西,他以为她们是懒得学那么多─她们的个性也的确很容易让人这么认为─可是这样看来的话,她们应该是刻意如此,以期学有专精。又拐了几个弯,仿照中古世纪建筑的宿舍楼出现在他们眼前。这个学院之内除了那栋奇高的教学楼之外,全都是花岗岩的古堡式建筑,宿舍楼也不例外。所不同的是,教师的楼顶是尖的,十几栋宿舍的楼顶都被剃了个平头,上面各挂了一只钟,看一眼就知道敲起来绝对很响。哪个设计师这么有病!把钟挂在睡觉的人头顶上?楼厉凡和霈林海同时这么疑惑地想。其实拜特学院的学生并不多,也就千把来人,那么大的校园和教室、教学楼也不是专门给“人类”的学生用的……宿舍楼前已经聚集了几十名新生,围在门口一个像是被结界圈住的抽签筒四周,似乎在焦急地等着什么。楼厉凡和霈林海一出现,他们都欢呼起来。“快过来!快过来!”楼厉凡不明所以地看一眼霈林海,霈林海对他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几个穿着学院的工作人员走到他们面前,指一指身后那只抽签筒:“你们是第三批报到的新生,是七十七个中最后两个,请站到那里去,等会儿在里面抽取的签数,就将是你们的宿舍。”“第七十七个?”“这个抽签筒的结界是必须由七十七个新生站在命定的位置上才能解开,这是惟一的方法。”只不过住个宿舍而已,居然还要用这么麻烦的方法!真不愧是变态校长领导下的变态学院……“不过……什么是命定的位置?”“你们随便站就是了,你们以自己的意志所站的那个地方,就是命定的位置。”两人依言走过去,站在他们想站的位置,停下脚步,看着那个抽签筒的结界。果然,当他们一停下来的时候,结界就自动打开了。第一个学生走到抽签筒前,抽取一支扁平的签。“一号宿舍楼,208号房间。”签发出了机械一般的声音,吓得那学生险些脱手。报完号之后,签的底座错开,从里面掉出了一支钥匙。然后是第二个学生、第三个……轮到楼厉凡的时候,他走过去抽起一支签,签上似乎带了微弱的电流,把他的手震得麻了一下。签同样发出了平板的声音:“七号宿舍楼,333号房间。”抽完签,楼厉凡并没有离开,而是等着后面的霈林海抽。霈林海抽起签。“七号宿舍楼,333号房间。”他们二人还没有来得及为这么巧合的事情惊讶,那边看着他们抽签的工作人员中,就发出了强烈的抽气声音。“啊……那个房间……”“啊?什么?”“不就是那个房间吗!”“哦哦!是那个啊……”“好可怜……”他们在说什么?楼厉凡和霈林海的脸色不太好看。瞧那几个人的样子,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嘛。有必要这么惊讶吗?难道那房间有什么古怪不成?“唉唉……真可怜哪……”那几个工作人员叹息着,然后撒腿就跑了,连发问的机会也不给他们。到底是什么事啊?满肚子疑惑的两个人想问也没人可问,只有先放下自己的想法,先找到房间再说。两人走进七号楼。里面的装修很古老,少说也有百年的历史了,但是因为保养得很好,偶尔露出的失修之处只显出它的神秘,而不显破败。他们沿着木质的楼梯走上去,每走一步,木梯就发出一声小小的呻吟,有点类似婴儿的哭声,如果他们不是见多了这种事,怕是也要寒毛直竖了。他们刚走上二楼,一股森冷的气息,刹那间铺天盖地冲来,那是长期有负面波动的生物居住的地方才有的气息。这里是灵异学院的宿舍吧?怎么会有这么强的负面波动?他们对视一眼,楼厉凡闭上了眼睛,让自己的心沉淀下来,一寸一寸地感知整栋楼上可能有的、带有负面波动的生物。在更往里一点,再往里……楼厉凡一边感应,一边引领着霈林海往里走去。这宿舍楼从外面看的话,顶多也不过五十米宽,可他们足足走了五分钟,少说也有几百米了,仍没走到头,甚至连房间也没有,只有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墙壁和壁灯,一段一段地闪过。“厉凡……我们好像陷入某个迷宫里了……”正在专心感应的楼厉凡,没有发觉他已经把自己的姓给省略掉了,只是点了点头,问道:“你会破解迷宫吗?这种程度的话,就算你的技艺不精,应该也没问题吧?”霈林海会意一笑:“这话没错……”楼厉凡很默契地站到了一边,霈林海双手对掌,双目微闭,手心之中浮现出一道光的圆圈,一掠─“破!”红光闪过,四周那一模一样的墙壁和壁灯霎时间碎裂开来,哗啦啦落到地上,扬起一片烟尘。“咳咳咳……这是谁设的!咳咳咳……这么没公德心!”一般的迷宫在被破之后就会化成轻烟消失掉,像这样化做呛死人的烟尘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烟尘逐渐凝集成人形,楼厉凡刚才所感受到的负面波动忽而变得很强,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十一、二岁小女孩,随即出现在他们面前。“你好,我是宿舍管理员拜特,今后请多多指教!”小女孩深深地一鞠躬。霈林海被她的大礼吓到,马上也深深地一弯腰。“彼此,彼此!”“宿舍里的怪人会比您想像的还要多,希望两位能多多包涵!”又是一深弯腰。“当然,当然!”也一弯腰。“拜特也会经常犯些无伤大雅的小错误,只要您不死掉,请多多原谅!”再一弯腰。“哪里哪……啊?!”霈林海正准备弯下的腰,僵硬在半空。“你说……?”小少女嘻嘻一笑,又化做漫天烟尘消失去。她消失的同时,那强烈的负面波动也消失了。“为什么男生宿舍的管理员,是个这么小的小女孩?”霈林海问。“我不知道。”楼厉凡答。“为什么她身上这么强的负面波动?”霈林海问。“我不知道……”楼厉凡答。“难道是妖怪?又不太像……”霈林海问。“再有问题就去问她本人,别来问我。”楼厉凡答。烟尘完全消失去,一个个装潢精美得像是宫殿般亮丽的房间门,瞬间出现在同样亮丽的墙壁上。那些门上都用金色牌子写着房间号,号码下是名牌,每个门上有两个名牌,也就是说每个房间里住两个人。“328、329、330……啊,有了!是333!”用钥匙开门,推门而入─二人顿时呆住。整个房间都被打扮成了可爱的粉红色,墙上还画了无数的小心心─不要怀疑,就是少女漫画里的那种小心心─正对着门的墙壁,用大红色的漆,刷着几行大字─“欢迎入住情侣之间!凡是住进这个房间的人,一定会成为幸福的情侣哟……”后面一串大心心符号,触目惊心。两个可怜的人,好像被什么东西当头赏了一棒,在原地石化了。

  第2020074期福彩3D奖号为079,试机号为625。和值16,跨度9,形态:偶奇奇、小大大。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平特一肖最准资料

Powered by 六合一句爆特码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