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正文

让自己的室友居然在自己的守护范围之内被鬼吃掉

admin | 2020-06-04 21:31 浏览数:
对于拜特灵异学院的学生们来说,在这个学校的每一天都会拥有新的“惊喜”。比如说,拜特是没有早操和早课的,而学习灵异的学生们的习惯就是晚睡晚起(因为在所有的另一学校里,大家的实习和见习、练习一般是在晚上),基本上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因此每天早上上课的时候,很多人都起得比较晚,专门等快要上课了才去。可是很不幸的,偏偏就有人看不得穷人过好日子。某一个痛苦的早上,指针刚刚指向六点,就有十几个身影无声而迅速地流窜到宿舍楼的楼顶,拿出强力隔音耳塞塞住耳朵,抓起钟绳,开始疯狂地猛力摇晃。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每一架钟是一个炸雷,十几架合起来,就汇合成了能把活人生生吓死、死人生生吓活的声响洪流。除了楼厉凡他们对面的313房间之外,所有的新生都在这恐怖的钟声里,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从床上跳下来,惊慌失措地冲出门口到处询问:“怎么?怎么?出什么事了?鬼门异变吗?妖怪入侵吗?”霈林海和楼厉凡也迷迷糊糊地从床上跳起来,打开门和左邻右舍交换情报。“到底是什么事?”“不知道啊!”“这么大钟声……”“不会真的出什么大事件了吧?”嘈杂的楼道里,除了在互相打听的学生们之外,飘浮着一个个发着萤绿色光芒的小光点,但是楼道里的光线太亮了,不仔细看,根本发觉不了那么小的东西。“哦!呵呵呵呵呵!”每个人的耳边都响起了某变态的特征性笑声,大家的脸都黑了一下。“各位同学!已经六点钟了,请大家离开温暖的被窝,本校长真是于心不忍哪……哦呵呵呵呵……不过早睡早起身体好啊,请大家和我一起做早操!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楼道里充满了破口大骂的声音。大家在明白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只是那个变态又想玩他们的事实之后,全都一边骂一边退回房间,在房间外围设立起几十道对付“术”的结界,又蒙头大睡去了。楼厉凡回到房间,在所有的门墙窗户上做上了徒手封印,狠狠地道:“又是那变态!可恶!下次不要让我抓到你!否则……”霈林海带着一肚子气躺回床上:“真想揍他一顿。”“不可能的,他现在应该身处于与我们有相当距离的地方。因为我感觉不到他的存在。”“是使徒传输?”“对。”楼道里飘浮的那些小光点就是“使徒”,将注满灵力的传音符咒烧化之后,用风术把它吹到想要的地方,它自然就会变成萤绿色的光点,像一个个小喇叭一样传播施术者的声音,等任务完成就会化作灰烬消失。当然偶尔也有人把它当作小面积的扩音器来用,可像这样变成叫人起床的工具,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房间里下了封印,安静得掉一根针都能听得见,不过被那样的噪音吵醒之后,还能若无其事地睡着的才是白痴!楼厉凡和霈林海当然不是白痴,所以他们也只有在安静得简直有点吓人的房间里,瞪着眼睛观察天花板,审查蜘蛛结网的速度。“喂……你睡着没有……?”“没有……”“……”离上课还有两个小时,洗漱什么的只需要半个小时就好,那么这一个半小时要干什么?自从沾上了灵异学校之后,他们作为普通人的习惯就发生了大大的改变,像这样的时间,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打发才好。“对了,课程表在你手边吧?”楼厉凡道,“看看今天上什么课?”霈林海爬起来,在自己的床头柜上摸呀摸呀摸呀……摸出一摞厚厚的表格。“嗯,今天是……上午第一二节是灵异统论,在五十七楼,由桬妮教授主讲……桬妮!?”“怎么了?”霈林海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扭曲表情:“桬妮……那个在迷宫中的吸鬼……也自称桬妮……”楼厉凡兴趣缺缺地道:“说不定是同名同姓。”霈林海大力摇头:“不可能的吧!?这个姓很少见,怎么会这么巧,就有个老师也叫这个名字?以这个学校的变态推论来讲……”楼厉凡慢慢坐起来,托着下颌,慢吞吞地道:“说不定……有可能……”就算那个老师真的是迷宫里的那群吸鬼,他们也不会感觉到奇怪,要让鬼在白天出来的方法有很多,对于那个变态校长更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他们决定在上这个老师的课程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一不留神被抓到哪个角落里吃掉了……“我看那个吸鬼好像挺喜欢你的,居然用那种方法诱惑……”楼厉凡这么说的时候,眼中盛满了无情的嘲笑笑意,“要小心,说不定她第一个来找的就是你。”霈林海慌慌张张地将排课表翻到最后一张,脑门上跳起了突突的青筋:“不……不对啊!那个吸鬼是个男人!可是这里的介绍是说桬妮教授是女性!而且今年七十二岁!所以绝对不是她!”楼厉凡微讶:“哦?男人?你怎么知道?”因为……当胸的那一拳……纯洁的霈林海脸红了。楼厉凡捂住脸,按捺下骂他蠢材的欲望,道:“即使这上面写着她是女人,你也不能确定她就一定是;即使这上面写着她七十二岁,你也不能确定她的脸就真的长成七十二岁的样子!“这里是什么地方?变态领导的灵异学院!鬼门所在的地方!让一个七十二岁的阴阳吸鬼来给你讲灵异统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给我把警觉性提高一点,不要哪一天我一回来发现跟回来的只有你的灵体,我肯定会发飙的!你记住!”总之,还是那句话,让自己的室友居然在自己的守护范围之内被鬼吃掉,那将会是楼厉凡一生最大的耻辱,到时候霈林海的灵体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说不定还会被做成式鬼,用完后丢进下水道冲掉!楼厉凡的经验果然不是霈林海能比拟的,当到了时间,他们气喘吁吁地爬上五十七楼,坐在教室里的时候,抱着讲义从外面进来的人果然就是那个桬妮。还是那头红色的及腰长发,好像漫画人物一样的大眼睛,娇小的身材,中性的打扮,看来纯真无邪。有了那次的教训之后,霈林海再也不敢对任何外表纯真的人或者其他的什么“生物”产生一丁点的好感,所以在教室中的同学们为了这为七十二岁的美“少女”而惊呼的时候,他正坐在一脸平板表情的楼厉凡身边,目瞪口呆。“楼厉凡……真的……真是她也……”“看到了,我视力5.0.”“怎……怎么办?我至少杀了四个她。”“如果她真想报复,你杀几个她都是一样的。况且那些肯定只是分身,没关系。”由于自身对食物的贪婪,吸鬼有很多的分身,霈林海碰到的,可能就是那样的情形。但是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同一个家族的吸鬼。吸鬼不是像其他的鬼一样由人的灵体在各种情况下形成,它们本身就是存在于这世上的鬼,就像山精之类的东西一样,谁也说不清楚它们是哪里来的。它们拥有严密的家族制度和等级观念,等级越高的吸鬼越漂亮,同一个家族之中同等级的吸鬼往往长得很像,可以说,它们是由力量决定外貌的。不过既然也是叫桬妮,又长得一样,而同一个家族中的吸鬼不可能取同样的名字,这就可以推论,那些桬妮和这个,恐怕真的是一只鬼的分身和主体……桬妮带着纯真而甜美的微笑走上讲台,将手中的讲义放在讲桌上。“各位同学早!我叫桬妮,是你们灵异统论的教授。从今天开始,我们将一起学习灵异学所有学科的基本知识。我的计划课时是九十八个小时,没有实习。那么,请打开你们面前讲义的第一页……”她在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直巡视着整个教室,但是在经过霈林海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停留和不正常的表现,就那么轻轻地扫了一眼就过去了。“灵异统论的全称是灵异学统合论述,也就是讲解灵异学中将会出现的所有基本名词和基本原理,大家在过去的学习中,可能对这些已经有了比较系统的了解,但是并不全面,我要做的,就是把大家所不明白的那相当一部分补完……”霈林海悄悄地对楼厉凡道:“好像真的不是她,你看她的眼神……”楼厉凡哼了一声:“你只要保持好你的警觉性就好。在这个学校里不正常的人多得很,不要用你正常的那一半脑子去思考问题。”(意思就是说,要用不正常的那一半脑子去思考吗?)霈林海认真地开始搜寻自己脑袋里不正常的那一半,不过找了半天还是徒劳,看来他还没有学会楼厉凡高超的“分脑神功”。“坐在后面第三排的那位高个子同学,请问你能回答一下我刚才提的问题吗?”带着丝毫没有破绽的微笑,桬妮无情地叫起了正在努力练习神功的霈林海。霈林海茫然地站起来。天知道他刚才的精力都完全放在了关于此桬妮是不是彼桬妮的问题上,怎么可能去听她刚才提的问题?楼厉凡很低声很低声地骂了一句蠢材,小声道:“她刚才根本就……”“那位同学!”桬妮提高了声音,“我相信你不会告诉他答案的,对吗?我知道大家必须建立起团结互助的友爱精神,不过在这时候,你还是不要帮忙比较好一点。”楼厉凡叹口气,低下头继续做自己的笔记。站在那里的霈林海脸都红了,这么多年以来,一向表现都相当优秀的他,被教员如此叫起来回答问题,这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回答上来,桬妮比了个请的手势对他道:“那么就请你出来一下,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其他同学请等一会儿。”楼厉凡的眉心皱了一下, 三期必开一肖中平特头也不抬地对霈林海道:“要记住我的话, 黄大仙一码一肖中特网别被吃掉了。”“嗯……”霈林海忐忑不安地应了一声, 黄大仙一码期期免费大公开跟随她走出门去。教室里所有的人都伸长了脖子, 香港九龙精选资料图想要听清楚她究竟想跟霈林海说什么。率先走到教室外,桬妮站定了身体,转过身来面对霈林海。“请问,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课呢?”她很温柔地笑着,“是我讲得不好吗?”“不……不是这样的……”“嗯?”她走近了他一些,昂起头看他。这本来是一个很平常的动作,但是却让霈林海忽然想起了那天在迷宫中,那只可怕的桬妮纯真地抬头看他的样子,一声惨叫险些冲破喉咙。不过他毕竟不是小孩子了,勉强捂住嘴,“登登登”倒退了几步。“你……你……”“你好像很怕我的样子。”桬妮笑道,“我长得很恐怖吗?”他拚命摇头。在帕乌丽娜副校长念入校须知的时候,其中的一条就是“无论任何时候一定要尊重老师,绝对不允许对老师的行为有任何异议,一旦老师因为学生而发生意外,该学生将被封入夜晚班一个月作为惩戒。”他不怕跟面前的人对战,一群桬妮他怕,但是一个他可不怕。但是有了那条莫名其妙的校规,他不想再进哪个奇怪的空间去受罪了!“你呀……其实在怕我吧?”她笑了,笑得腰都弯了,“呵呵呵呵……真是个傻孩子呢!以为我真的会吃掉你吗?”霈林海睁大了眼睛,忽然发现周围的景物都在扭曲,变化之中。他一阵眩晕,不由闭上了眼睛,等再睁开的时候,惊恐地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螺旋楼梯上,面前站的是那十几个桬妮,其中一个瘫软在栏杆边,还有几个被爆了头……“我本来不想把你吃干净的,”那群桬妮一起说道,“不过你太令人失望了,你不该用这么粗野的方式拒绝我。”张开满是小小细细尖牙的嘴笑了笑,它们猛地一起扑了上来。霈林海大叫一声,身形猛退,身后又靠到了那支栏杆,他眼角的余光往下一扫,瞥到了那个黑沉沉的地方。来不及想那么多,他迅速推出双手,放在了冲到他面前最近距离的桬妮头上,凝聚力量准备一击而出。然而就在此时,异变陡生。一双手从后面伸过来,在他的后脑上点出了一个万字形封印,接着颈、背、腰上也被点上了同样的封印。“给我醒一下!笨蛋!”他打了一个机灵,眼前的螺旋状楼梯和那一群桬妮唰的一声就消失了,他的一双手正推在桬妮教授的额前,蓄势待发。他慌忙卸去全身的攻击灵力,收回双手:“对……对不起!教授!我突然……”“用不着跟她说对不起。”冷冷的声音,是楼厉凡。刚才就是他在千钧一发的瞬间阻止了他的攻击,否则等会儿霈林海就要被丢进夜晚班去了。“咦?”“难道你还没搞清楚吗?”楼厉凡不耐烦地道,“刚才是她让你发生了幻觉,所以你才会攻击她!”“啊?为什么?”真是蠢材……楼厉凡已经懒得说,转身就回教室了。桬妮捂住嘴呵呵呵地笑起来:“真是的,居然被拆穿了呢!不过这可不是我的错,校长说如果可以让你或楼厉凡进夜晚班惩戒一个月,他这个月就发给我两倍奖金哦!呵呵呵呵呵……”也就是说,他被爱记恨的变态校长用奖金给卖了。完全没有任何不好意思的桬妮,也坦然地向教室中走去,心中充满了无限悲愤的霈林海叫住了她:“老师!这么说,我在迷宫中看到的真的是您吗?您不是认真的吧?”她静了一下,背对着他轻笑起来:“呵呵呵呵!你们是我们的学生嘛,我们当然不会是……”她慢慢地转过头来,口中的尖利小牙发出闪闪的寒光,“……认真的……”接下来的整整一天,霈林海都一直恍恍惚惚。在后面的咒缚课上,那个自认为很帅气的老头子给他们讲解地缚法,在黑板上画了一个符咒让他们照葫芦画瓢,之前都说得很清楚了千万不要把灵力注进去、千万不要把灵力注进去,霈林海在无意中把灵力注进去了还不算,居然照着图形也把东西画错。失之毫厘谬之千里,他画成了火符咒,在教室里引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火灾,把咒缚教授自以为美的胡子也给烧成了狗啃的样子,气得老家伙放声大哭,公式专区声称要到校长那里去告状。在校长正喜气洋洋准备给老家伙这个月的双份奖金,并且马上把脸色惨白的霈林海丢入夜晚班的时候,帕乌丽娜副校长忽然又拿出了一摞厚厚的注意事项,指出其中一条“但凡教学中出现的意外,一律算教学事故,老师应负主要责任,学生只负次要责任或不必负责任。”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霈林海被免了下面的课程,被罚给那个老头子打扫办公室。天知道那老家伙的办公室几百年没打扫了,他一走路地上就能带起好像汽车飞驰而过的灰尘,手放到办公桌上再拿起来的时候,那上面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手指印,不仅是平面的形状,而且还有一只手掌的厚度……一天下来,他只觉得心力交瘁,回到房间往床上一躺,立刻就不省人事了。由于被一个过去就熟悉的同学叫住谈了一会儿话,楼厉凡回来得比较晚,一开门,就见到霈林海不脱衣服也不脱鞋地躺在床上打呼噜。他走到他身边推了他几下,没反应。“真是的……”楼厉凡叹了一声,拉过被子盖在他身上,“我记得晚上还有课吧,你这个样子还能去吗?”他拉开自己的抽屉,从里面拿出排课表,看了一会儿,有些恼怒地用力丢到桌子上。“这什么鬼排课表!”排课表上,在所有晚上的课程部分都没有写究竟是上什么课,只有写“有课”,“xx教授带班”就完了。这种课程表让人怎么安排?怎么预习!一点准备也没有!要是跟上一次一样是跟式神鬼王“联欢”,等他活着回来一定要把那个变态校长揍一顿!反正校规里只有关于学生对老师无礼的惩戒,可是却没有学生对校长无礼的惩戒。喀喀喀!有人敲门。楼厉凡走过去打开门,发现外面站的是乐遂。“哈哈哈……楼厉凡,你好……”乐遂极不自然地跟他打招呼,“有没有打扰到你……”楼厉凡皱眉:“没有。”好奇怪好暧昧的语气……乐遂的眼睛在房间中溜了一圈,眼尖地透过楼厉凡肩膀上,看见霈林海呼呼大睡的样子,眼神更暧昧了。楼厉凡发现了他的目光,脸上凝起了黑云,乐遂忙继续打哈哈:“啊啊……哈哈哈……我只是问个小问题,马上就走!我们只是想知道,今晚上究竟上什么课,你知道吗?”难道就是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楼厉凡有点生气:“这种事情到了晚上不就知道了?实在很好奇的话,就去问对面的天瑾,她肯定能给你满意的答案!”说完这句话,楼厉凡就准备甩门了,乐遂忙用脚抵住门:“请等一下!你听我说啊!”他的身材比楼厉凡低得多,看来就好像楼厉凡在仗势欺人一样,他只得放手。“说什么?”“你也知道的,帕乌丽娜副校长在开学典礼上说了,晚上的实习‘大多数’时候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但是‘也说不定’,我们当然要搞清楚才好去对不对?要是跟开学打扫环境那天一样把我们都吸进鬼门里去,又要耗费多大的精力逃出来啊!”在霈林海和楼厉凡被扔进那个迷宫的同时,乐遂等四人也出了问题,蛇穴都接上自来水以后猛冲,虽然蛇会被赶跑大半但是还算比较有效,反正过一段时间它们又会回来的。这次不知道撞了什么邪,先是那条长两公里的皮管四处漏水,用什么办法也修不好,等好不容易找到新的皮管换上之后自来水管又突然坏掉了,罗天舞怒气横生地一脚踢上水龙头,龙头很轻松就掉了下来,一股水柱直冲另一边站着的无辜乐遂。公冶大怒,认定罗天舞是在报前一天打麻将的仇,一时也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挥舞着符咒就冲上去,结果就跟过去的每一天一样,四个人发生大混战,鬼门被他们的气息激起,淅沥哗啦就把他们吸了进去。他们跟霈林海他们还不一样,霈林海他们被关进去的只有灵体,所以可以在了解“法则”之后不费吹灰之力就回来,他们没他们那么好运,是整个人都被吸进里面,受了不少苦后才由那个变态校长“大发慈悲”地救了回来。“我说了,真的很想知道的话,就去问对面的天瑾,我又不是遥感师!”“可是……”“我们害怕……”“……你的意思是,我就不可怕吗?”“我以为是霈林海……”以为会是霈林海开门的么……乐遂低着头,声音小小地回答。住这里这么久,哪一次有事来找他们不是霈林海开门;楼厉凡似乎根本就不关心这种事情,就算把门敲出洞来也跟他没关系,所以他今天会出来开门,实在是大出他们意料之外。楼厉凡以前不爱开门的原因,就是不想跟其他人打交道。这个学院内的变态太多,一个校长就已经够了,他不想再沾其他人。幸亏室友算是比较不那么变态的,虽然有那么点蠢,有那么点没常识,可总算好一点。“是霈林海又怎样?他也不是遥感师吧?”“是,可是他肯定愿意帮我们找天瑾……”“为什么?”“校长说的……”楼厉凡的脸更黑了。霈林海为人很好,所以在别人找他帮忙的时候,他根本就不会拒绝。但是最近的情况太奇怪了,来找他的人越来越多,而且都是些比较难缠的事情,不管是别人是要他帮忙找难搞的老师也好,求恐怖的学生也是,他是绝对不会拒绝,而受了欺负也不会多说一句话。如果不是楼厉凡跟他住一个房间,来找他帮忙的人恐怕会更加地肆无忌惮。楼厉凡伸出一只手,点在乐遂的脑门儿上,慢慢地道:“我就奇怪怎么刚开学找他的人就那么多,原来真是那个变态的杰作……告诉你……不,告诉你们!你们给我告诉所有你们熟悉的人!”他眼神瞟向隔壁房间,那里有三个趴在墙根听壁角的家伙,突然觉得后心凉了一下,“以后不许再找霈林海来干这种没营养的事情!如果再让我发现,见一次打一次!明不明白!”乐遂点头如捣蒜:“明白明白!”楼厉凡一收手,他哧溜就窜回去了。“呜呜呜……说什么有事就找霈林海……他那边还有个这么恐怖的楼厉凡啊!呜呜呜……该死的校长!”“哈哈哈……幸亏这次我猜拳没猜输!”“要不要再猜一次?看看谁去直接找那个天瑾……”“……”“还是不要了吧!”此时的天瑾,正在拉着窗帘、没有开灯、只点了一盏阴森森的小油灯的房间里,一手抱着砖头一般的大部头《易经》,另一手拨拉着算盘进行演算,嘴里还喃喃地念叨着:“预感告诉我今天晚上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要好好算一下,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咦?这难道是……”楼厉凡刚刚坐下,门又被敲响了。他走到门边,不耐烦地一把拉开门:“我说了不要老找霈林海做那种没营养的……吓!”门外站的不是乐遂,也不是那四人组之中的任何一个,而是阴森森、虽然大家很想请求她帮忙、但谁也不敢去找她的天瑾。“我告诉你一件事哦……”那么阴森森的声音,让楼厉凡也忍不住退了一步。“你……你什么事?”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明明她身上没有任何鬼灵之类的东西,偏偏就是让人感觉到阴冷恐怖,尤其她在摆出神秘的样子的时候,他人甚至会有她的脸也开始发出惨绿色的感觉。“霈林海在哪里……?”“你找他有事?”也是帮忙吗?……不,看来一般都是她把别人吓得不敢照面,应该还没有人把她吓得不敢去照面的事情。“他在那里……”楼厉凡实在不想跟她再继续打招呼,但是也不能就这么把人家轰出去,万一她真的有事呢?他万般无奈地移开身体,让她看清楚霈林海躺在床上睡得鼾声如雷的样子。天瑾还是那样阴森森的脸,连变都没变一下,表情平板地道:“啊……完蛋了,我还是来晚了。”“你说什么?”天瑾不悦地扭头看他一眼:“我说我来晚了。”“不,我说你说的什么意思。”“我就是来晚了!你连普通话都听不懂吗!”楼厉凡忽然有了自己在跟解鬼谈话的感觉,周身的气温立刻下降了二十多度:“你要只是很无聊的话,奉劝你还是回去研究你的东西,我很忙,没时间跟你抬杠!”两人对视,视线中劈哩啪啦地冒出火花,室内温直接降到了绝对零度。霈林海打了个喷嚏。天瑾看看霈林海,又看看楼厉凡,冷冰冰地道:“如果你真的想让这个外行就这么死掉的话,说不定会被灵异协会判见死不救的罪哦。”“你说什么?”天瑾推开堵在门口的楼厉凡,“飘”到霈林海的床前道:“你都不觉得奇怪吗?他在这时候会睡得这么深,这么熟?”楼厉凡的手梳过头发,不耐烦地道:“那有什么奇怪!他今天被操得很惨,从早上开始精神就高度紧张。下午又引发了火灾,被罚去给那个二百年都不打扫一次环境的咒缚老头打扫办公室,要是你肯定会比他累得更瘫!”“那就奇怪了,你没发觉?”天瑾道,“他的灵力至少在150hix以上,有效灵力储量一般都在百分之九十五左右,要让他一个人把整个教学楼都打扫一遍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只是干了这么点事就昏睡成这样,你觉得可能吗?”楼厉凡这才感觉到了奇怪。照理说,霈林海是不应该发生这种情况的,毕竟一起爬那一百四十七楼的时候,他也有见到,在爬到顶楼的时候,自己几乎都要软倒在地上了,可霈林海却只是稍微有点喘,甚至还有相当的余力扶着他。像这样的人,会有可能为这点小事而睡得人事不知吗?他大跨步地走到霈林海床前,抓住他的双肩猛力地摇:“喂!霈林海!你醒醒!霈林海!”霈林海毫无反应。楼厉凡的心沉了一下,又用了更大的力气晃他:“霈林海!!快醒醒!霈林海!你怎么了!霈林海!”天瑾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阴阴地道:“别晃了,他听不到的……”“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楼厉凡转头怒视天瑾,“是不是你……”“如果我有这种能力倒好了,不过我本身只有遥感和预知、测算的能力,还没学会这么高深的法术。”“你是说……”“他被‘梦’抓住了。”“梦”也是一种磁力波,不过一般都是在没有意识控制的时候,才会让潜意识的力场流窜出来,产生只属于一个人的“梦”。但是有人天生“梦”的磁力波就比较强,在意识清醒的时候也可以自由地调动,将意志力薄弱的人吸进去。天瑾所说的被“梦”抓住,就是身体里被种下了专门招引那种磁场的“种子”,继而被那种强大到了可怕地步的磁力场吸入,关进“虚幻的现实”之中的意思。在那种地方受伤的话,被伤害的将会是其灵体,在本体上也会出现相同的伤害。当然,灵体若是受到了致命的伤害,本体自然也会死亡。“我的预感告诉我,今天晚上的实习绝对会出问题,所以我算了一下,结果是……”她的眼神瞟了门口一下,楼厉凡也跟着她的目光看去,脸色一沉。他手一挥,门光当一声开了,门楣上不知什么时候粘着的一张符咒飘然落了下来……窃听咒!“你们四个!给我过来!”悄无声息……“我知道你们听得见!要是再不过来,我就过去把你们这几个犯贱的打残信不信!”过了好一会儿,就在楼厉凡几乎失去耐心的时候,那几个人才磨磨蹭蹭地出现在门口。“楼老大,我们错了。”天瑾露出了一个笑容,在他人眼中看来,那真是─连地狱最深处的恶鬼也比不上的容颜!他们开始很没用地发起抖来。“……我所测算出来的结果显示,今晚的实习就是‘入梦’。“这个学院的所有房间恐怕都被做了手脚,咱们的四个房间刚好形成等边三角形,霈林海和楼厉凡床的位置,基本上在这个三角形底的中央,正是‘入梦’的最佳地点。“楼厉凡因为实战经验较强,不容易上这种当,所以招引的‘梦’就进入了霈林海的意识之中。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被下了‘入梦’所需要的种子的,不过看来,他真的已经被抓住了没错。”罗天舞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道:“这么说的话……你的意思是?”“被分成的实习组,这次就是咱们七个。”那四个人同声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好像在证实她的话一样,从开启的窗户中,又飞入了无数莹绿色的光点,并且伴着那恐怖而变态的笑声。“哦呵呵呵呵!一天不见,各位同学有没有想我呀?今天晚上有非常美好的实习哟—现在,每四个房间就有一位同学已经陷入美妙的睡眠了吧?请其他同学也做好准备,进入囚禁那位同学的梦境!“我知道你们一定很高兴的!如果你对那位同学有非分之想的话,请赶快照我说的去做吧!等你把这位睡美人救出来的时候,他一定就会以身相许了哦!哦呵呵呵呵呵呵─—”唰地一声,那变态的笑声被生生掐断在中间,莹绿色的光点变成了黑色的灰烬。楼厉凡举着刚刚发完力的右手,脸色非常难看。这“每四个房间”的一组,除了天瑾这个异数之外,其他组肯定都是同性别的吧。居然能想得出这么恶心的作战理由,那个该死的校长还真不是一般的变态啊!楼厉凡看了看身边脸色都非常非常不好的人,道:“那么,入梦吧!”

  场均16.9分4.7篮板1.4助攻,用场均39.7%的三分命中率,在本赛季轰进了135记三分!成为队内三分王和第二号得分手。如果光看数据让兄弟们猜球员位置的话,我相信大家会觉得,这是一个外线吧?

  35岁的瑞士球员瓦林卡表示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持续爆发,我们很有可能在2020年的剩余时间里都看不到网球比赛。今年的网球赛季从3月12日开始暂停,且至少在7月13日之前不会有任何赛事。

原标题:国漫巅峰之作,《一人之下》527上线,填补国产横版游戏题材空白

,,香港内部推荐一肖中平特

Powered by 六合一句爆特码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